我的课程 | 我的题库 | 我的提问 | 我的考试安排
首页 > 心理咨询师 > 相关资讯 > 正文

心理学教会我的事:正视自己的感觉
2019-12-16 17:21:44   来源:冯特培训    点击:1

收藏
导读:  「读了你的故事,我觉得自己根本没什麽资格悲伤,毕竟我没经历什麽惨痛的创伤,只是自己找事情折磨自己而已。」有位读者写信给我如此说道。  「不,你感觉到悲伤就是悲伤,你感觉到痛苦就是痛苦,这不需要

有问题,请咨询在线客服!

冯特教育考试报名热线:400-088-5658

心理学教会我的事:正视自己的感觉

  「读了你的故事,我觉得自己根本没什麽资格悲伤,毕竟我没经历什麽惨痛的创伤,只是自己找事情折磨自己而已。」有位读者写信给我如此说道。
  「不,你感觉到悲伤就是悲伤,你感觉到痛苦就是痛苦,这不需要去跟别人比较。你感觉到的,就是真实的。」我赶紧回覆她。
  其实,这段话并非我独创,而是来自于人本主义心理学家Carl Rogers所强调的现象场(phenomenology),它肯定内在知觉的重要性胜过外在真实的物理环境,人感受到什麽就是什麽,此外,每个人的现象场都是不同的。 
  这些年我最害怕的事情是听到别人告诉我:「这件事又没多困难,你那麽焦虑做什麽?」或「跟某某人比,你已经很有成就了,干嘛那麽不知足?」更糟的还有「你根本就没有忧鬱症吧?看你好好的啊!」 
  每当受人指责时,我不会意识到要辨别对方的批评是否理性、是否应全盘接受,我总相信错的一定在我,所以当我努力到了极限,却还是做不好的时候,便会不断责备自己,以至于产生痛苦、焦虑的感受。
  否认痛苦的二次伤害
  学习心理学的过程中,我慢慢理解,儘管内心情绪翻腾如海啸,原来外人是看不出来的。只不过,即使那些负面情绪没有表现出来,但是那些焦虑到要把胃呕出来、痛苦到想掐死自己、忧鬱到想随地躺在马路边假装自己是颗无关紧要的石头不在乎别人讪笑、自觉与垃圾无异的念头……都是我每一天生活中切切实实发生无数遍的感受。 
  每回听到有人否认我的「痛苦感受」时,内心的疼痛便加剧至意识抽离身体一般(解离),不晓得自己该如何「存在」于世上。因为那些让我之所以是我的「情绪」与「性格」被否认掉了─我的感受被别人认为是假的,以至于我不知道什麽是真的,如果连自己的感受都不能相信,那我还能相信什麽?若我的性格不被允许存在,而我又没有其他选择,那麽,我是谁?我该怎麽「存在」?我连悲伤的权利都没有,那麽我存在的意义和资格仍成立吗?
  换个角度看自己与他人
  学习现象场这个概念,给了我相当大的慰藉,心理学让我取得客观角度,重新审视自己的处境: 
  一、肯定自我的感受 
  我开始知道,即使这件事对别人来说无关紧要,但只要你认为它对你是有压力、会产生痛苦的,那麽那些感觉就是「真实的」。在别人恶意批评你,或是对你的感受说出不负责任的评价时,你不需要再帮助其他人攻击自己,认定自己无病呻吟。唯有接纳自己真实的感受,才有办法拟定对策,改善问题。 
  二、了解他人的侷限性
  这年头很流行讲内心小剧场,我也这样比喻好了,在雪梨歌剧院外头散步的观众,不可能看看建筑物就了解内部表演有多麽精彩,唯有身在场内、屏气凝神跟著演出者一起呼吸的观众,才能理解表演的跌宕起伏与价值。
  忧鬱症患者就如同一座雪梨歌剧院,其内心的情绪变化就是那些精彩的表演,唯一不同的是,这裡多半只上演悲剧。而一般没有受过训练的普通人,就像是在歌剧院散步拍照的观光客,他们看著我们的脸,并不能感受我们的忧鬱。只有那些跟患者真实相处过的人、学习过精神疾患知识的人,以及受过专业训练的心理师,他们曾经有「看过表演」的经验,或是利用门票─同理心,走进我们的内心剧场,和我们一起体会那些情绪,才能理解我们为什麽有这些感受与行为模式。我以前会觉得非常感伤与寂寞,为什麽别人都不懂我呢?我真的很痛苦啊,为什麽大家都觉得我小题大作?我是真的很想死,为什麽大家都觉得我在开玩笑?我每天都在苦苦挣扎,不是故意给旁人找碴啊,怎麽大家都不相信我…… 
  我很怕被别人说:「你就是草莓族,抗压性这麽差,要是我的话……」,明明自己尽力了,却还是什麽都做不好,好像自己真是达尔文的物竞天择说中需要被淘汰的瑕疵品,没有资格活著,坦然的接受自己将被「天择」掉的现实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但我现在会告诉自己,人有其侷限性,没有经验过的事情很难同理。他不理解我身为一个忧鬱症患者为什麽会有这些想法与感受,并不是我真的太烂,而是他的问题─他没有能力理解我。

有问题,请咨询在线客服!

冯特教育考试报名热线:400-088-5658

扫码关注冯特教育官方微信,考试资讯、考试试题、试听课程一手掌握!

冯特教育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亲子教育中,警惕父母评价造成的“投射性认同”
下一篇:最后一页